指纹图谱 溯源地图 中医管理 主题活动 智慧中国 登录
地标 > 出版 > 正文
银行

读李致重《医理求真》《医医》随笔

2014/3/5 10:58:26 本站 我有话说(0人参与) 9398次浏览
新年伊始,喜读李致重先生新著《医理求真:中医形上特性还原》、《医医:告别中医西化》丘石中医系列丛书(山西科学技术出版社,2012年8月第一版),两部佳作别出心裁,独具一格,寻根究底,启人心智,读后令人耳目一新,开阔视野,获益匪浅!因此,余引荐给关心和热爱中国优秀传统文化、关心和热爱祖国传统医学的网友,以及那些有意无意“取消、反对、诽谤”中医的人,读后或许有所启迪,有所裨益:
   李致重先生(曾用笔名韦黎、丘石、黎志钟、柳秉理),1944年生,大陆首届中医研究生毕业(医学硕士),主任医师、教授。长期从事中医临床、研究、教学、编辑、学术管理,热衷中医基础理论与中医软科学、科学学研究,擅长中医内、妇、儿科临床治疗,通达中医经典及理论与临床教学。2000年以来在香港、台湾三所大学执教中医10年。讲授过伤寒论、金匮要略、温病学、黄帝内经、中医内科学、中国医学史、中西医学比较、中医哲学导论八门主要课程。其中,中西医学比较和中医哲学导论,是大陆以及港、台中医教育史上的首开与独创课程。经常出席国内外中医学术交流,为大陆及港、台中医开办了多专题、多系列的学术讲座。历任《中国医药学报》常务副主编,中华中医药学会学术部、期刊编辑部、软科学研究学组主任。兼任中国科学技术讲学团教授,中国传统医学研究会副理事长,中国科学技术协会期刊编辑学会理事,全国中医编辑学会副秘书长,中医古籍名著编译丛书编辑工作委员会委员,北京崔月犁传统医学研究中心研究员等。先后发表学术论文170余篇,出版《中医沉思录》、《中医复兴论》、《中医形上识》、《问鼎中医》等学术专著8部。
    在还原性科学为人类带来巨大物质文明的近代,人类在科学的含义与分类这些常识性问题上,却陷入了空前的迷惘。早在两千年前,科学原本的含义即“学问”或“知识”。中国的《易经》将它视作形上与形下两类,西方亚里士多德则分为原形与原质两类。人们认识原形的过程中形成了综合—演绎法,认识原质的过程中形成了分析—归纳法。中医是运用综合—演绎法研究形上之人的医学;西医的生物医学是运用分析—归纳法研究形下之人的医学。在近代,用还原性研究方法验证、解释、改造中医的做法,使中医陷于深重的危机之中。《医理求真:中医形上特性还原》(以下简称《医理求真》)从科学分类的普遍原则出发,联系SARS的防治、教学的实践,联系中医形上特性与中西医配合必然性的研究,从东西方历史、文化、形上学、哲学、科学的比较中,从中、西医的科学、技术、经验层面的比较中,对当代中医诸多的学术难题进行了理性探讨,并阐述了许多颇具启迪的新思维。《医理求真》对于学习和认识中医自身内在的科学规律,对于引导中医教学、临床、科研的发展,都具有独到的理论和现实意义。
    《医医:告别中医西化》(以下简称《医医》)是一本中医软科学、科学学研究专著;一本以睿智、仁爱、忠勇之心,犀利直陈以往,并正确指向未来的理论专著。他与清代著名医学家吴鞠通《医医病书》有着异曲同工之妙,但是又超越时代的鸿沟。
中医与西医,是以人的形上与形下特性为研究对象,所形成的两种不同的医学科学体系。半个多世纪里,以中西医结合名义的“中医西化”,是中国传统文化陷入自卑、自虐、自残一百年来的一个典型,它顽固地将难以数计的人力、财力和物力,洒向了“一条不可能被西化的中医西化不归路”。
《医医》在东西方历史、文化、科学、哲学的比较中,揭示了中西医在理论科学层面上,是并存并重、共同繁荣的关系;在临床技术层面,是相互配合、优势互补的关系,这是创建特色独具的、两种主流医学并存的中国医疗体制新格局的理论核心,即国家“中西医并重”卫生工作总方针,也是中国文化发展战略的重要科学依据之一。
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长林先生为《医医》作序——《中医百年的睿智总结》一文中指出,“致重先生断言:中国注定还有一场对文化启蒙的新启蒙,这就是关于复兴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和文化精神的启蒙。诚然如是,而这也将意味着人类的第二次文艺复兴。《医医——告别中医西化》这部著作,就在这一启蒙之列。”
责任编辑:管理员
相关新闻
   关键词: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 
广告阅读页
地标图片
 
 
copy © 2010-2014 All Rights Reserved
中文域名:中国中药地标.中国 英文域名:zgzydb.com
北京海淀区阜成路2号(近三里河路)100142
京ICP备14019419号